越战忠魂_侠盗一号GS

国内新闻新闻 / 来源:侠盗一号GS 发布日期:2020-11-04 热度:388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99004887#qq.co m
本页标题:越战忠魂_侠盗一号GS
本页地址:http://www.zjr8.com/121928-1.html
相关话题:越战忠魂
#越战忠魂# 越战忠魂2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41军坦克团坦克3营的任务,是配属41军122师突破“朔江天险”,围歼盘踞在此的越军346师246团、851团3营和河广县的2个独立营,188炮兵团1个混合炮兵营及1个高炮连,以及朔江、让涌公安屯和1个青年民兵冲锋大队。


朔江是越南高平省广县县城所在,与我国广西靖西县边境接壤,距广西平孟仅4公里。朔江西面、西北面均系亚热带岩溶山地,石山林立、群山高耸、坡陡洞多。朔江东北面是连绵的土山,间有石山,草深林密,朔江南山为土山。平江由我国境内平孟以北地区发源,经朔江流向高平,朔江以北的平江水深约1米左右。从平孟经朔江至墩张,有1条宽几十至几百米的峡谷,谷中的166号公路通往高平。此外,还有波原至马利、墩张至百布、墩张至让涌等3条通向边境附近的简易公路。这些公路多沿山谷或山鞍部绕行。

战前,越军认为解放军只能从平孟方向沿着166号公路进攻,因此将这个方向作为防御重点。这一带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峰叠峦起伏,山上洞连着洞,形成一座座天然的防御工事。越军在公路两侧的山上构筑了野战工事,在伸向公路、谷地的山腿构筑环形堑壕,在平孟正面、长白山东北侧、那良诺东侧高地等便于我接近的地区,设置了雷区、铁丝网、板钉等各种障碍物,并将188炮兵团的1个混合炮兵营加强给246团。越军疯狂叫嚣:当年日军、法军和白崇禧的军队都不曾打通这里,就算给解放军3个月,也休想拿下。


针对越军的排兵布阵及地形特点,122师师长于新义决定避实击虚,反常用兵,将全师呈一个梯队展开:365团(欠3营)配属坦克3营8连,以及1个地爆排和师防化连侦察、喷火各1个班,在平孟方向115号界碑至朗吉之间佯攻,待我主攻部队成功突破后,首先歼灭马利、吞豆、那杀地域之敌,再沿公路进攻朔江。

364团配属365团3营,坦克3营7连、9连,师工兵连1个排和防化连侦察、喷火各1个班,从孟麻方向109界碑至980高地间突破,首先以部分兵力歼灭那良诺、展览馆、那寮地域之敌,尔后主力从那寮直插墩张,以部分兵力协同366团歼灭坂洋地区之敌,主力转向西面,在366、364团协同下,歼灭朔江之敌。

366团配属1个地爆排和师防化连侦察、喷火各1个班,在107至106界碑之间突破,经让涌村向坂洋方向穿插、迂回。首先在364团配合下,歼灭坂洋之敌,攻占那瓦、坂涯、魁家诸要点,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尔后主力向592高地、那造方向发展进攻,协同364团歼灭朔江及其南山地区之敌。


1979年2月17日4时40分,我军万炮齐发,开始炮火准备。122师步兵部队于5时发动进攻。主攻方向上的工兵部队在于新义师长的亲自指挥下,在107号界碑至让涌地区为坦克7连、9连开辟急造军路。

17日16时许,急造军路基本抢通。坦克3营营长刘宏生率7连、9连和营部指挥排,共计24辆62式轻型坦克前出。他们刚从107号界碑至让涌地区出境,就发生了意外:越南境内公路系由石块堆砌而成,7连第1辆坦克压上去时引发了道路塌方,被陷住了。7连第2辆坦克施行拖救时,竟然也陷下去了,动弹不得,将前进道路堵得死死的。


于新义师长获悉坦克无法按计划出境,急令工兵改在108号界碑至百布地区,重新为坦克开辟1条急造军路。2月18日15时许,这条新路基本修通。不过,等刘宏生率坦克7连、9连赶到现场才发现,出境点的地形对坦克兵来说简直是“鬼门关”:这里分成2个大的斜坡,第1坡与第2坡之间有约百米长的空地。

第1坡长约200多米,最陡处约46?,第2坡原为流向越方的一条陡峭的合水线,有3道各长百米的石坎,经工兵爆破抢修形成3道巨大的青石板坡,坡度分别为46?、56?、42?。理论上,62式轻型坦克最大爬坡角为36?,最大下坡角不超过50?。如此陡的下坡路,人都站不稳,坦克3营指战员从未尝试挑战过如此极限,操作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

时间紧迫,容不得坦克3营再寻良策。1957年入伍、参加过1964年全军大比武的副营长李志善“敢为天下先”。他施展出从军22年练就的全部本领,小心翼翼地将座驾安全地开了下去。当他手脚并用,艰难地爬回坡上后,向营长张宏生如实汇报:“坡的确太陡,有些地方根本刹不住车”。


为闯过这道“鬼门关”,3营决定由驾驶技术最过硬的9连技术员朱江华、驾驶员尹宏生、吴树友组成驾驶组,李志善和9连技术副连长沙洪组成指挥组,采用分段接力驾驶的办法,将20余辆坦克逐一开下坡去。具体分工是,第1段坡由驾驶员尹宏生驾驶,沙洪指挥;第2段坡由朱江华驾驶,李志善指挥;第3段坡由吴树友驾驶。

当时天色已黑,艺高人胆大的3位驾驶员操纵坦克,对准方向后缓缓驶向最陡处,随着重力下沉,并突然加速下滑。此时,驾驶员必须手脚并用,抱紧操纵杆踏死制动器,履带摩擦着石板,迸出的火花犹如一条火龙。滚动的石块撞击钢板发生巨大的隆隆声。坦克就像脱缰的野马般呼啸而下,直至较缓的地段才能刹住车。驾驶员随后下车,将坦克交给下一段驾驶员。

朱江华驾驶的是最险、最复杂的一段路,这段路不但坡度最陡,而且在最陡处的右边有块巨石拦路,工兵又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其炸掉。坦克滑到此处时无法采用制动转向,只能利用两条履带的转速差进行反转向驾驶。可以说是这道“鬼门关”的关键之处。

如果转的幅度稍大,坦克将横过来发生侧翻,造成车毁人亡。如果转的幅度稍小,又无法避开巨石。要想通过这段陡坡,驾驶员不但要技艺高超,还要精神高度集中。

然而朱江华,每次驾驶坦克高速下滑至巨石前时,右手轻带一下操纵杆,车辆反转向左,避开了巨石后又轻拉一下左操纵杆,战车划出一道漂亮的之字形,冲向下一坡段。路过的步兵见了,无不感慨地说:“坦克兵真厉害,战马都不敢走的路,你们却开下去了。”


驾驶坦克挑战如此极限,非常不容易。3位驾驶员每次完成阶段性任务,重新徒步爬坡时则更为艰难。坡陡得稍一弯腰,鼻子就能碰到坡面,即便是手脚并用,爬上坡后整个人也几乎累散了架。20余辆坦克分段下大坡的行动持续了整整1个通宵。到后来,3位驾驶员得靠工兵们连拖带拽,才能爬回坡上。

懂点军事的人都清楚,41军坦克团3营成建制创造了世界装甲兵战史上的一个奇迹。正因为如此,越军做梦也想不到,解放军坦克部队居然会从一个“绝无可能”的方向上突然杀出。直到战败后,越军俘虏还在说:这根本不可能。

战争结束以后,41军坦克团3营被军委授予“英雄坦克营”的荣誉称号。而三位艺高人胆大的驾驶员也被分别授予相应的荣誉,其中朱江华荣立一等功,吴树友和尹宏生荣立二等功。


在深深感叹解放军的英勇和深深的敬佩之后,我有时候会思考一些问题,比如在网上文章评论区,我注意到有个老兵的发言:越战退役老兵,荣立两次个人三等功,身体伤残丧失劳动能力,每月领698元军人伤残补贴。


我也经常看美国二战影视剧,比如太平洋战争,当时美国有个规定,所有美军参战人员不管是牺牲还是活着回来,都能得到1万美金的抚恤金,美剧太平洋战争里,战争结束后,当已牺牲战斗英雄约翰巴瑟隆的妻子回来看望约翰的父母并转交其抚恤金,约翰的母亲当即推辞并表示1万美元可是很大一笔钱呢,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的去对比什么,很多事情自己会说话,只是觉得让英雄们流血又流泪就不好了。


回到股市,股市从昨天开始放量,量能大幅提升,随之也带来了一些震荡,但是问题不大,这里我的神龙9号(非公开)股价新高了,但是仓位才打到一半,还很不够,神龙9号是我年中乃至第三季度的重大布局,重中之重,继续加大力度布局。


短线方面,今天进了一股虽然也是涨停,但主要是偏防守,稳步推进吧,都挺乐观。


然后,今天我偶然想起来了北京那位张姓侠铁,我知道你经常看侠哥炒股笔记,那么我说好的战斗力来自于良好的执行力,执行力也决定战斗的结果和成败,这里你的执行力还是过硬的,然后我要对你强调的是,我给你当初布局的原目标大方向是没问题的,那么大方向对了,我希望你继续发扬那种滴水石穿的执行力,坚定决心,静待创业板注册制来临,后面收获是确定的且不小的。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