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红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杭州新闻新闻 / 来源:top 发布日期:2020-04-29 热度:2387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99004887#qq.co m
本页标题:杭州网红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本页地址:http://www.zjr8.com/104033-1.html
相关话题:杭州网
#杭州网#杭州网红街:那些不上班在街上走的人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132个幕后故事

——————


图源微博@草莓青


“这个人不上班在街上走了个把月了。”一条热门视频下方,热评如是说。


视频里的“这个人”叫“草莓青”。一个月前,草莓青开始频繁出现在杭州街拍账号上。她打扮中性,眼神犀利,总是拿着饮料,或是手插裤兜,有时还会古装出镜。


走了个把月,草莓青的短视频账号已经拥有三百多万粉丝,微博日阅读量十万加,她的个人简介里挂上了合作联系方式,街拍视频里嵌入了“视频同款”衣服的链接,单条报价4万。


有人回复热评,点出了真相:“这不叫上班?”


草莓青和她的微博橱窗页面


草莓青的快速走红,不是街拍的草根传奇,而是网红产业链精准的效率。


许多在街拍图片或视频里出现的人,并非真正随机被抓拍的路人,而是已经签约公司的准网红、淘宝店主以及职业模特,他们的创业史就是积累流量的过程,街拍是其中重要的、低成本的一环。


像所有争取曝光的明星一样,他们需要制造极强的记忆点。所以人们会看到,有人走着走着突然劈了个叉,后来穿着不同的衣服在好几个账号里劈叉;又如看起来像是来逛街的好姐妹,突然对着街拍镜头开始社会摇;再如一些像演情景剧的多人搭档,她们或是手牵手在马路边行走,仿佛重现古早MV,或是在背景虚化的镜头里表演喜欢、轻吻、快跑,或是吵架、摸头、和好。



摄影:@鲁雪婷抢包山


当原始积累完成之后,街拍红人大多会指向同一个使命“带货”。小体量网红接广告,单次收费或是按销售提成;大体量网红则匹配相应的淘宝店铺;还有超超超大体量的,可以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如果你是下一个张大奕。


集传统服装产地、小商品市场与电商之都于一身的杭州,成为了这股潮流的领跑者。



张大奕所在母公司如涵控股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街拍三角洲   


杭州上城区,四年前建成的湖滨银泰是杭州规模最大、位置最优越的购物中心。顺着主干道走到尽头,是杭州知名的免费景点西湖音乐喷泉。


传说,“滚叔”是最早将这里开拓成街拍圣地的人。


滚叔是浙江日报的摄影记者。2007年开始,每天下午两点,滚叔都会准时去西湖边的商业街,捕捉杭州街头好看的人。2009年,微博兴起之后,滚叔成为了最早一批街拍类的KOL,如今他已是有着600万粉丝的红V。



滚叔微博 相册首页的图片


“去年开始,我选择了离开湖滨银泰。”滚叔说,多年来,他结交了不少热爱穿搭的朋友,但逐渐地,他们已经不再出现在镜头前了,一问,原来他们多次在湖滨银泰被偷拍放上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觉得自己的形象并不美好,便不再去那里逛街。滚叔说,“一切都是从抖音流行开始改变的。”


2018年12月,抖音国内日活跃用户数突破2.5亿,国内月活跃用户数突破5亿。抖音十大热门景区里,杭州西湖景区位居第七名。


在那些网络视频里,湖滨银泰Gucci门口的人行路被十几名“街拍师”包围了起来,有意曝光的网红们在圈中来回行走,他们形成了闭合的圈子。视频恍惚让人以为,那是一条没有人真实地逛街的路。



滚叔在拍照
(摄影@鲁学婷抢包山)


滚叔决定将根据地改在湖滨银泰北面的嘉里中心,相比湖滨银泰的“真?街拍”离场,嘉里中心还处在街拍、合作拍摄以及店铺宣传拍摄并存的状态。


从去年开始,嘉里中心的五个母婴室被霸占的现象,陆陆续续变多。保洁阿姨发现,一些年轻女孩经常拎着大包小包到母婴室换衣服、烫头发,楼层管理员经常看到两三个姑娘拉着拉杆箱在消防通道里换衣服,劝阻一次,她们就会换一个地方。


星巴克门口是主要街拍地点,不少模特会在星巴克的厕所里换装,这令嘉里中心的物业管理部颇为头疼,星巴克已经向他们投诉多次了。



来自微博@中国日报的相关报道


嘉里中心还要求每个街拍摄影师向中心申请“媒体证”,无证者将一律驱赶。不过从简单的摸底来看,大多数摄影师并没有申请该证件。保安在星巴克门口逡巡,遇到拍得太久的人,就会好言相劝,请他们离开。


嘉里中心西南方向几百米外,有一个wake town街区,里面分布着若干酒吧,偶尔会有一些小型的现场演出。白天街区人流量相对较少,几乎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街拍,都是固定搭档。一条布景出色的街道,往往会有好几组拍摄,这些搭档的不远处会立着一个挂衣架,上面挂着几十件衣服。


被网红全面攻陷的湖滨银泰、严控下各类并存的嘉里中心、以网店拍摄为主的wake town,构成了杭州的街拍三角洲。



街角的挂衣架


   孵化街拍红人  


在街拍三角洲被拍的人,通常可以被分为这三类:真实偶遇的素人;受服装店或者网店聘用,与同样受聘的摄影师,搭档完成商家拍摄任务的职业模特;有经纪公司的准网红。


娱理工作室在嘉里中心遇到了“洗牙姐姐”,她的身边跟着两个工作人员,一个负责拍照,另一个推着24寸的行李箱在旁守候。



洗牙姐姐拍照中
(摄影@鲁学婷抢包山)


“洗牙姐姐”目前的微博粉丝是7000多个,抖音粉丝571位,经纪人小美(化名)介绍他们的公司叫“微辣”,成立两年,旗下艺人150多位:“洗牙姐姐是我们正在孵化中的艺人,要拍吗?给我们看看你的账号。”


经纪人告诉我们,孵化中的艺人可以配合拍摄,只需在发布时@洗牙姐姐,给她涨粉;但如果是已经孵化成功的艺人,拍摄需要给予一些费用,他们对“孵化成功”的标准是百万粉丝。


孵化成功之后,有的人靠接广告盈利,单次几百到几千元不等,或是按照销售量提成,李佳琦在抖音走红之前,多在微博上售卖商品,赚取提成,跟柜姐的收入方式很像;有的人则会被分配淘宝店铺,包装会配合艺人形象。



洗牙姐姐的微博和抖音



美妆博主李佳琦


哲姐(化名)来到杭州八年,一直在做服装生意,形成了一个淘宝店铺的矩阵。两年前,公司成立了网红孵化公司,签约了几位女孩,有些是从学校里找的,有些则是微博、抖音等平台向他们推送的。针对不同的女孩形象,公司配置了不同的淘宝店铺给她们,货源由公司统一提供。


这天,哲姐带着两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来到嘉里中心,她们都穿着店里上新的运动套装。



若干摄影师围了上来,为她们设计拍摄的剧情。有时,哲姐担心一些互动的小动作幼稚,她会上前阻拦,希望互动能更熟女一些。“这是我们的曝光机会,所以一定要适合她们。”哲姐说。那位主动拍摄的摄影师将不会向她们收费,“因为我们很熟的。”



路边拍照的摄影师和网红们
摄影@鲁雪婷抢包山
运动套装小姐妹拍摄时,另一组十人的团队也在紧张的拍摄中。四个人守着行李,四个人在星巴克门口的喷泉旁摆出各种pose,还有两个人在检视拍摄过程。
摄影师小磊(化名)抱着单反相机坐在喷泉边,冷眼旁观,“他们自己人在拍摄,我凑上去干嘛?”小磊的背后,还有一男一女在演出吵架的戏码,已经演了半小时,拎包又拍摄的绿T恤小哥也拍了他们半小时。没有人凑上去请求拍摄。


大家都嗅得到彼此身上的气息,拍与不拍,心里都有考量。



正在上演小剧场的网红拍摄现场
摄影@鲁学婷抢包山


图片摄影师有两种模式,一是受淘宝店所聘拍摄照片,这通常需要比较过硬的技术,随后这些照片如何分发,都是商家的事情;二是做号,通过好看的内容为账号吸粉,然后把流量变现,变现的方式是商业推广。


滚叔早已是杭州街拍的头部账号,享受流量红利多年,他判断拍与不拍的标准很简单,好看与不好看而已。这么多年来,他坚持不与网红推广机构合作,但在拍摄时,也不会刻意避开网红,“因为你不得不承认,在马路上,外形出众的,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职业的从业者。”


“你要坚持那个标准,因为一旦低下去了,就很难恢复了。”媒体出身的滚叔很尊重他的粉丝,在个人微博和微信里,一旦涉及广告,他会很明确地与街拍划出一道分割线,不会在审美里掺杂广告。十二年的拍摄生涯里,他去了巴黎时装周,开了多次讲座,在报业转型的进程里,个人的KOL化得到了报社的大力支持,带给报社的也是好的效应。




来自微博@街拍滚叔


但对于小磊这样的普通摄影师而言,在做号的过程当中,他是可以接受一些商业合作的,比如有默契地推某些人,或是把广告处理得像街拍。这些孵化中的街拍号大多是兼职。


视频拍摄者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商家自己上阵,比如四季青服装城的衣服大多只需要手机拍拍小视频,用于朋友圈传播;另一种是职业拍客,他们需要有看点的小视频,播放量够高他们就可以在某些平台拿到补贴,然后粉丝互动数够高了之后,就可以接一些商业推广。两者都没有太高的门槛。



聚集在杭州街头拍摄网红的摄影师们


   为什么是杭州?  


杭州有了草莓青之后,成都有了草莓绿;杭州有了劈叉女之后,北京有了劈叉双姝。这似乎都在说明,杭州是这股街拍风的弄潮儿。


杭州市是传统的服装产地。2012年前后,受全球经济低迷、电商模式变革等影响,服装订单开始逐年下滑,2014年,杭州规模以上服装企业首次出现负增长,2015年再次下降。随后,服装产业开始转型,深度拥抱互联网,争取更多的淘宝订单。


杭州市还是电商的圣地,中国最大电商网站阿里巴巴就诞生在杭州。



阿里巴巴杭州西溪园区


当生产基地与营销平台相结合时,产能更大化。2016年,阿里巴巴CEO张勇曾特别提及“网红经济”:“网红的经济力量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呢?淘宝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已经有超过1000家‘网红’店铺。而在今年618大促中,排名前十的女装店铺,有7家为‘网红’店铺。”


张大奕、雪梨这些杭州发家的网红成为带货达人,后来,她们还成立了网红公司,孵化更多的网红艺人。


也是在张勇强调“网红经济”的那一年,马云提出了“线下 线上 物流”的“新零售模式”,李佳琦的走红就被认为是“新零售模式”的成功,李佳琦就是柜姐的网红化。



雪梨和张大奕


转型的内在驱动力,和思潮的推动,在杭州展开。许多带着网红梦想的人来到这里,他们住在网红公司云集的滨江区,那里有很大大大小小的摄影棚,也应运而生了许多酒店式公寓。大部分时间,这些女孩的工作其实都是担任职业模特。偶尔在经纪公司的组织下,跟着同公司的其他模特,把杭州的热门街区走一走。


人们发现,网红打造开始标准化。标准化会给网红经济带来什么呢?


根据《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2018年,微博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前一年增长51%%uFF0C其中粉丝规模超过100万人的网红,增长达到了23%%uFF0C但我们只记住了一个李佳琦。在总量的增长下,个体反而变得难以出头。







具有超前带货能力的李佳琦


2019年4月,初代带货网红张大奕持股的如涵控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流量”从商业化到资本化的重要节点。但上市不到两个月,如涵控股的股价就暴跌近70%%u3002有人说,这说明了网红经济实则并未成熟。


街拍是网红经济的一个部分。它的混乱、土味,正是网红经济尚未成熟的一个侧面。



来自微博@中国经营报
推荐阅读
主笔专栏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
点击一下即可阅读
锦绣未央抄袭成立   李健苏州演唱会  
 内地港台艺人道歉方式   
最强大脑纠纷调查   翻唱版权   密室逃脱  
撞死了一只羊   何以为家   风雨云   美国队长   复联4
权力的游戏  百年孤独    甜宠剧   播放量   翻拍剧  
瓦尔达  仲代达矢  杜琪峰  梁博   王源   蔡徐坤   
NINE PERCENT   初代团   二代团     2013快乐男声
电影节海报   奥斯卡  柏林电影节  戛纳电影节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